新浪除了微博一无所有

早晨的风 网文热递评论54阅读模式

2017 年底的乌镇,曹国伟坐在河边的一张茶桌旁,与坐在对面的老朋友丁磊交谈甚欢。

那年的新浪风头正劲,在微博增长的拉动下,新浪全年净营收大涨 54%,股价也在一路走高,并即将在一个月后迎来新的市值巅峰。“新浪已重返成长轨道”,面对媒体,曹国伟意气风发道。

新浪除了微博一无所有

隔桌而坐的丁磊则陷入踌躇,游戏拉动的增长到达瓶颈,音乐、电商等新业务“叫好不叫座”,公司股价在 50 美元附近震荡徘徊。

彼时,两家门户时代的“同窗”面临截然相反走势,很难想象,3 年之后,当网易市值突破 900 亿美元之时,新浪却以“私有化”挥别资本市场。

2021 年 3 月 23 日,新浪宣布完成私有化,正式从纳斯达克退市。

至此,这家最早去美股“吃螃蟹”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在上市 21 年后,转身离开资本的舞台,成为一家由管理层控制的私人企业。

随后,新浪董事长曹国伟发出一封全员信,阐释为何做出私有化决定,以及私有化会对公司发展带来哪些影响,字里行间透露出,私有化后的新浪将谋求更加多元化业务布局。在信件的结尾,曹国伟强调,“新浪私有化不是一个时代的结束,而是我们用一个新的架构更好地去开拓未来”。

总结而言,中国互联网“先驱”新浪,正试图避免变成时代的“前浪”,私有化,是过程中的关键环节。

按照当前市场的普遍猜测,离开纳斯达克后,新浪大概率将在港股重新上市,这样做的意义,在于重估公司价值。

新浪在美国资本市场的表现非常低迷。截止 3 月 22 日收盘,新浪股价 43.26 美元,总市值为 25.8 亿美元。

这里有新浪自身的问题。新浪的核心优质资产都在微博,其营收占到新浪总营收的 8 成。但 2014 年微博在纳斯达克独立上市后,新浪留下的就只有新浪网和新浪移动两项核心业务,做的还是新闻和门户网站的“古早”生意,对投资者欠缺吸引力。

但新浪也确实遭遇了不合理的低估。要知道,百度在美股的估值甚至不及其流动资产数量——根据新浪 2020 年财报显示,截至当年 12 月 31 日,微博拥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为 35 亿美元。

美股看不懂中概股公司,这是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像新浪这类公司,其运营主体、用户和业务都在中国,海外投资者既不使用其产品,也不熟悉其业务布局,对新增长点反应迟缓,也很难理解中国市场的逻辑。

以百度为例,在美股,它的定位至今仍停留在“中文版的 Google”,本质是一家互联网广告公司,AI 的增长价值并未得到全面释放,包括自动驾驶在内的前沿业务未得到很好的体现。

而选择回归后,中概股公司往往都能获得更高的估值。阿里、网易、京东在回归港股后,股价分别上涨了 20%、21% 和 48%,阿里在美股的市盈率只有 26,而回归港股后,阿里市盈率达到了 33,腾讯港股则更高,接近 46。

不出意外,新浪很可能“复刻”当年 360 的路线,先私有化,随后更换地点重新登录二级市场。

若成功回归港股,新浪估值不排除有大幅上升的可能。毕竟,就在新浪退市当天,微博市值接近 119 亿元,是新浪的 4.9 倍。而新浪作为微博第一大股东和实控人,目前仍持有微博约 45% 的股份,按此计算,近这一部分股权价值便超过 53 亿美元,是微博市值的 2 倍多。

从估值角度而言,新浪很难拒绝这样的诱惑。但着眼长远,新浪如何摆脱单一收入渠道、找到第二甚至第三增长曲线、讲出可持续的新故事,才是问题的关键。

新闻、门户等”昨日黄花”显然已不能支撑起投资者对新浪的期待,问题是,微博也涨不动了。

2017 底到 2018 年初的巅峰之时,微博市值一度冲破 300 亿美元大关,但此后,它却遭遇了严重的增长困境。

微博的数据很尴尬。在 2020 年第四季度之前,微博净营收已经连续跌了 4 个季度,甚至一向保持两位数增长的 MAU(月活)和 DAU(日活),也罕见地出现了连续下滑。换句话说,微博的获客成本正在大幅提升,同时,将流量变现的能力更弱了。

这背后,既有互联网红利结束的大背景,更主要的,则是受到了新社交的分食——抖音、快手占据短视频和直播带货的流量,B 站签走大量优质内容创造者,细分内容里还有小红书、豆瓣、知乎等垂直 APP 来瓜分。

从盈利模式来看,微博仍是传统的互联网产品,超 80% 的收入靠卖广告,增长曲线与广告收入牢牢绑定。2017 年最高时,微博单季度广告收入增速高达近 20%,作为对比,这个数字现在已经降到了 12%,2019 年这个数字甚至一度低至 2%。

当年从门户时代一起走来的“友商”们,都开拓出了多条业务线,并且能在产品间高效导流。比如网易,游戏之外,网易用邮箱的流量实现云音乐和电商的冷启动,将有道词典用户转化为在线教育的第一批用户;腾讯的触手伸到了互联网的每个角落;即便是“最菜”的搜狐,也有畅游游戏+视频的双布局。

新浪应该清楚单一增长极的脆弱性,但在微博壮大后,新浪似乎就躺平进了舒适圈,懒得再“折腾”。

2019 年,微博推出内容社交平台“绿洲”,想讲“种草”的故事,但收效甚微。

近几年来,新浪唯一能被成为大胆的尝试,只有金融。据《华夏时报》,截止去年 10 月,新浪已经集齐 7 张金融牌照,涵盖第三方支付、基金代销、消费金融、商业保理等。显而易见,无论是开展小贷还是其他金融业务,新浪最明显的优势就是互联网流量。

但想靠金融画出第二增长曲线并不轻松。

支付市场格局已定、专业金融服务门槛又高,这种情况下,小贷将是撑起新浪金融的核心。只不过,在一个所有 APP 都在“求着”客户借钱的市场里,我们现在还很难从微博身上看到突出的竞争力。加之金融监管收严,新浪的金融业务还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文章采集于网络、报纸、杂志等其它媒体,如侵犯了原作者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Disclaimer: All content on this website are collected through various medium, internet,newspapers, magazines etc. Please notify if violated the original author's copyright and we will remove it immediately.

weinxin
我的微信
我的微信
微信扫一扫
广告也精彩
 
早晨的风
  • 本文由 早晨的风 发表于 2020年9月29日23:51:0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zhaotip.com/286.html
广告也精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